当前位置: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友发电子产品经营部情感神秘家族台湾真实事件(康师傅背后的神秘家族)
神秘家族台湾真实事件(康师傅背后的神秘家族)
2023-01-25

康师傅背后的神秘家族

康师傅牛肉面,康师傅矿泉水,康师傅冰红茶……这些我们再熟悉不过的食品饮料,是几代中国人的记忆,而在它们背后,是一家低调到甚至有些神秘的台商,这家台商的主人,便是魏氏家族。

1989年,中国台湾彰化县魏家的四兄弟,带着1.5亿新台币的丰厚资金,踏上了大陆的土地。

那一年,同样来自台湾的郭台铭,在深圳为富士康装上了第一颗螺丝;香港首富李嘉诚也北上大陆,成为香港在大陆最大的投资者,那座占地80万平米,至今仍是亚洲最大的商业建筑群“东方广场”,正是起于彼时;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也正在北京建设“国贸中心”,后来家喻户晓的“金龙鱼”正是他的杰作。

在那个特殊的年份,华人富豪们却纷纷逆流而上,在中国改革开放最困难的一个时刻,给了最大的支持。

“血浓于水”,“海外同胞”这些充满温情的话语,替代了之前敌我分明的“海外势力”,无论是港澳台,还是海外华侨,在那时都感受到了最大的欢迎和温暖。

魏家四兄弟,原本是彰化县的农村青年,老大魏应州,老二魏应交、老三魏应充、老四魏应行。1978年,四兄弟从去世的父亲手里,接过一家中小型的乡镇企业,主要加工生产蓖麻油和棕榈油,作为大哥,那时25岁的魏应州所承担的工作和责任自然最大,尽管劳心劳力,但时运不济,经验尚浅,工厂几度陷入倒闭的边缘。

有一次,他因为还不起贷款,工厂直接被查封,眼看着父亲一生的心血在他手里毁掉,他痛心不已。

但作为家族里的老大,他还是要肩负起振兴家族的责任。后来,他看上了椰子油这个新兴的“健康食品”,举债投资椰子油加工厂,结果大获成功,不仅拿回了父亲的工厂,几年之内身家过亿,成为台湾新兴的青年企业家明星。

当时的台湾,正值经济起飞阶段,国民财富大增,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富裕起来的民众消费升级,更愿意把钱花在提升生活品质上,所以椰子油这样的产品,成为了当时的宠儿,也助力魏家兄弟东山再起。

带着台湾的成功经验和资金,刚进入大陆市场的魏应州,几年时间里在多地开设食品加工厂,生产清香油、蛋卷酥、蓖麻油这一类产品,产品虽好,但对于当时的大陆民众来说,定价过高,消费不起,产品严重滞销。眼看带来的1.5亿资金已经消耗过半,魏应州再一次陷入了绝境。

火车上的一碗面,起死回生

1991年,老四魏应行出差回来,告诉了哥哥一件事:他出差时坐火车,在车上吃了从台湾老家带来的方便面,香味引得众人围观,纷纷询问这种面哪里能买到?

这段旅行趣事让魏应州看到了商机,在台湾已经非常普及的方便面,许多大陆民众都还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空白市场,那是多大的利润啊!

1992年8月21日,魏应州投下800万美元,在天津成立了天津顶益国际食品有限公司,主打“红烧牛肉面”产品,而这款方便面的名字,就叫做“康师傅”。

之所以取这个名字,第一他们主打的是健康食品,第二当时大陆人人之间相互称呼为“师傅”,入乡随俗,就取名为“康师傅”。

“康师傅”牛肉面推出时,定价为1.98元,对于当时人均GDP不到400美元的中国来说,这个价格虽然还是有些昂贵,但将方便面当成一种打牙祭的“高档食品”,还是风靡一时的。

60年前,日籍华人安藤百福发明了方便面,从90年代开始在中国发扬光大,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火车、公路的四通八达,方便面更是成为旅行、夜宵、加班必备的食品,几乎每个中国人都有着一段和方便面有关的往事。

成为了国民食品的“康师傅”红烧牛肉面,让魏应州再次起死回生,并带领着一家人从此走上了顶级财富家族之路。

几乎也是在同时,来大陆投资的台商们越来越多,这一方面是因为两岸关系日趋缓和,一方面是因为台湾本土劳动力成本日益上升和短缺,投资环境恶化,大陆这边却有着广阔的市场和几乎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动力。

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提出“谁不改革,谁就下台”的指示,坚定了改革开放的决心,而海峡对岸的台湾当局,也放宽了政策,台商对大陆的投资进入一个高潮,成为仅次于港商的第二大投资者。

和魏应州同时来到大陆投资的郭台铭,可以说是所有台商里,受到这个人口红利最大影响的人。富士康创建之初,不过是一家在集装箱里办公的小作坊,几年之后,富士康有了自己的工业园区,巅峰时期光是龙华厂区,就有工人30万,整个工业园的配套设备一应俱全,宛如一个小城市。富士康的成功让郭台铭多次获得台湾首富的称号,也成就了他的世界最大代工厂。

台商与大陆最好的相互成全

当然,不仅仅是大陆的市场和人口红利成就了台商,台商们的投资,也是在成全改革开放过程中,急需资金和技术的大陆。

东莞,这座城市可能最声名在外的,是它的另类服务业,但只有真正去东莞生活、工作过的人才知道,这座城市的发展兴起,可以说是因台商发展,因台商而崛起。台商在东莞的全盛时期,约有6000家,营业收入一度占东莞市GDP的50%左右。

其实东莞的另类服务业发展,很大程度上也是台商带起来的,这些见识过日本服务业的台商们,将日本那一套带到了东莞,让这里成为全国“闻名”的城市。

卖了土地,拿了拆迁款的当地人,别的生意不会做,纷纷开起了酒店,而想要赚快钱的厂妹们,纷纷摘下了头巾,带上了水牌。台商、港商、外商、中国各地的生意人,在此风云际会,把各个酒店的VIP包房,当成了谈生意的会客厅。南国小城,处处繁花似锦,酒绿灯红,真好似: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可惜的是,这样的“好景”,也有谢幕的时候。

从2016年开始,台商在大陆的日子,越来越难了。东莞出现了大量的台商撤离现象,数量一度从高峰期的6000家跌到只剩2000多家。成本上升、市场饱和、产品缺乏创新,是台商们撤离的主要原因。

越来越多的台商把工厂迁到了成本更为廉价的东南亚,资本逐利,无可厚非。

而留在大陆市场的台商们,也不见了往日的辉煌。“康师傅”依旧是“康师傅”,但却突然卖不动了。吃泡面是不健康的,成为了中国人的一种共识,现在外卖又快又便宜,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吃方便面呢。

一直占有中国方便面市场50%左右的“康师傅”,首当其冲,利润下滑严重,不复当年风光。前几年爆出的“黑心油”事件,不过是大家对于食品健康更为在意下挖出了“业内规则”。

2011年,在一份评价大陆外资的评鉴报告中,台商在大陆社会的“接受度”中排在最后一名,台商们旺旺自成小王国,喜欢与官员打交道,却不愿意跟劳工、邻里建立良好的关系。多年在沿海城市打工的工人们之间也有共识,待遇最好的,是欧美工厂,其次是日本工厂,其次是港商的工厂,最后才是台商的工厂。

时代总是在变化,第一代的工人们,不会奢求宿舍里要装空调,每周能有休息日,他们只想多加班,多赚钱,用压榨自己生存空间的方式,在壮年为外省老家存下一幢房子,供起一双儿女,一碗泡面,对他们来说,都是美味。

第二代的工人们,要有WiFi,要有休息,泡面他们也吃,那不过是为了省点钱可以去网吧,所以会出现“三和大神”,做一天休三天,才会有“窃格瓦拉”的“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红遍全网。

富士康的郭台铭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厂子里的伙食那么好,工资那么高,却接二连三有员工跳楼,于是请了几个大和尚来做法,觉得肯定是有不好的东西在作祟。其实是他自己不愿意去接受时代的变化。

几十年来,差不多7万多家台商们来到大陆投资,其中有“康师傅”、“富士康”这样创造大量工作岗位的巨头,他们为中国的经济发展所做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这几十年来,台商和大陆相互成全,一个得到了利益和规模,一个得到了经济发展,人口就业。

但是,时代变了,今天的方便面不再畅销,今天的富士康流水线,不再争抢。

我是异史君,欢迎关注华人志,记录500年华人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