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友发电子产品经营部社会郑州,曾被暴雨击中的24小时:“水深将近一米,谁也救不了店了……”
郑州,曾被暴雨击中的24小时:“水深将近一米,谁也救不了店了……”
2023-01-22

央视网消息(记者 孙晓媛 ):谁也没想到,这场雨会下得这么大。7月20日下午,河南郑州1小时降下超常年1个月的雨量。有人被困地铁,有人高楼眺望,有人蹚水前行,有人倒在水中,再也没有站起来……

这一天,洪水涌入地铁,下水道翻涌而上,汽车在街道漂浮,涵洞水积成河,防汛、抢险、救援等字眼快速冲上了热搜。

在这个被暴雨击中的城市,没人能够置身事外。央视网记者采访了几位郑州市民,他们最深的记忆仍然停留在7月20日那天。这些来自普通人的经历和感触,一点点拼凑并还原了这场暴雨的突袭,也记录了一些人被悄悄改变的生活轨迹。

7月20日,郑州暴雨。一位路人抬头张望。

“室外的水将近一米深,谁也救不了店了……”

7月20日,雨打在脸上,生疼。

郑州二七区的郑炎辉因为在暴雨中弹吉他被推上了热搜。微博粉丝暴涨800,赞许与谩骂蜂拥而来。

他告诉央视网记者,其实,普通人对于热搜是招架不住的,那天暴雨中弹吉他只是自己调侃的一个方式,但没想到引来这么多关注。

20日下午,郑炎辉蹚过漫至膝盖的积水,擦肩赶路的行人,避开倒在雨里的电动车,匆忙赶到店里时,脑袋一片蒙。

“店里的积水已经超过小腿,下水道开始反涌,整个人是绝望的”。

看着满屋的狼藉,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突然想起来肖邦的钢琴曲,就站在水里弹了首理查德的《梦中的婚礼》,那会儿就特别想骂人……太无力了。”

“为什么是《梦中的婚礼》?”“因为只会这一首啊!”他笑。

郑炎辉

郑炎辉断断续续在郑州生活了11年,经营了一家西餐馆,主做法国菜。20日上午,他简单炒了两个菜,吃完准备讨论马上就到的七夕菜单。

下午1点多的时候,他看了看窗外,雨越下越大。突然想起约了一个学徒下午过来面试,他感觉有点儿自责,决定冒险过去接人,准备往回撤。

他告诉央视网记者,接到人时,二环道涵洞里的水已经没过大腿根儿,差不多有80公分深了。

下午3点多,他又返回店里,准备抢险。“相机取景框和眼镜已经全部糊掉。其他几家店也开始进水,场面一发不可收拾,水位涨得太快了,沙袋已经完全不管用了。”

郑炎辉店里的桌椅板凳还有些来不及收的文件已经全部泡水,当他慌忙转运完木制家具和一书柜的书本后,地面的水已经超过30公分深了。而此时,隔壁超市的大哥也正在发蒙:零食、饮料、香烟、打火机……全部泡在水里,不知该救哪个好。

有朋友打电话来让他帮忙看看自己家的店,“那个时候,室外的水已经将近一米深,谁也救不了店了。”他说。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然而,在极端天气面前,却必然有着某种共鸣。当一切的习以为常被突然打断,关于河南暴雨的影响已经逐渐上升成了一个个严肃且沉重的话题。

手术从延迟到紧急转院,“我何尝不想去陪着我娘……”

7月20日那天,家住中原区的东升从家到店来来回回走了3趟。平时步行10分钟左右的路,他走了近一个小时。

当天,东升的母亲在郑大一附院准备手术,早上他早早赶往医院,到了快中午的时候,雨势渐大,店铺邻居打来电话告诉他,店里停电了。

他叮嘱了医生,看了一眼正在输液的母亲后,就匆忙赶往店铺。

东升和母亲

东升告诉央视网记者,母亲心脏不太好,但仍在家里种了几亩地,刚刚忙完夏收,卖掉了麦子,准备过来治病。

东升13岁从河南农村出来,去过江苏、福建等多个地方打工,辗转过多个工地但都没挣多少钱,至今还有3万多元工钱没有要回来。去年租的这家位于中原区煤仓北街的火锅食材店是他所有的家底。

第一次冒雨去店里查看的时候,街道的水已经没过了大腿,他看着路边下水道不停翻涌的水,凭着经验,试探着一步步往前迈。

“说实话,当时心里是有点害怕的。街道上汽车都飘起来了,路上的井盖都不知道被冲到哪里去了。”

打开店铺卷帘门,水已经灌进了店里,水急雨大,他尝试用扫帚往外扫,但根本来不及。没有办法,他只能关了卷帘门返回医院,绕了很多路,快到医院的时候,医院打电话说雨情影响严重,手术延迟,家属暂时不要过来。

而此时,东升的姐姐艳玲刚刚收完水果摊,准备去医院陪母亲做手术。她告诉央视网记者,出门的时候,水已经有大约50公分深,越走下得越大,车开了5分钟,就开不了了。她下车查看,水深已经超过大腿根部。东升和医院同时给她打了电话,让她不要过去了。

“听到消息后,整个人都蒙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艳玲只能返回水果店,打开门的时候,店内的水已经有一米多深了。

东升的火锅食材店损失严重,5个冰柜全部被水淹了。走也不是,不走也无能为力,他一直泡在水里直到晚上十点多,“只能放弃了。”

他告诉央视网记者,如果店铺没有受损,至少还能维持基本生计,但遇到这种自然灾害,也没有办法了……

21日晚上十二点多,郑大一附院打来电话,因为暴雨灾害影响,无法保障正常手术,东升的母亲需要连夜转院。随后,东升的姐姐艳玲发了一条朋友圈: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痛,我何尝不想去医院陪着我娘……

新中国成立后,河南历史上曾出现5次全省性强降雨过程,其中极端性非常强的一次是“75·8”特大暴雨。据河南省气象台副台长苏爱芳介绍,此次暴雨过程强度相比之前,已达特强等级。

7月20日当天,郑州最大小时降雨量突破中国大陆小时降雨量历史极值,一小时下了相当于北京半年的降雨量。

一公里内倒下三棵树,“郑州生活30年,这是最大的一次雨”

市民李四信在郑州生活了整整30年,他说见过很多暴雨,但7月20日那天是最大的一次。

李四信

20日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去紫荆山公园散步,发现公园廊桥被淹,园方用抽水机把水抽到金水河。暴雨中,金水河水位再次暴涨,李四信眼前的金水河“波涛汹涌”。

他告诉央视网记者,去的时候路上还能行走,等到了中午回来的时候,路面积水开始加深,已经陆续有汽车在水中抛锚。

下午1点左右,途经黄河路与经八路交叉口时,一棵法桐树在他眼前轰然倒下,树的主干正好砸在63路公交车车顶,公交车动弹不得,好在有惊无险,树枝并没有插入车内。

不到一公里的路程,三棵法桐相继被风刮倒,横在路上。“那些树都是50年代种的。”他重复了三次,叹气。

返回家中,雨量最大的几个小时里,李四信一直处于失联状态。通信中断几小时后,他所有的消息来自于各个APP的推送消息,以及家里的那几扇能看到外面的窗户。

“听说地铁五号线水最深都到人的脖子了,还有东区在建的一个地铁出现了塌方,雨水倒灌……”他不断询问,不断求证。

“北二七路新通桥桥面在暴雨中坍塌,金水区6名巡防队员一直守在现场,从早上到下午一直没有吃饭,因为周围根本就买不到饭,很辛苦。”他说。

因为大雨,电梯暂时关闭。7月21日当天,李四信从19楼上来下去,来来回回跑了四趟,“57岁了,腿酸得厉害。”

“即便住在27楼,也得步行楼梯下来。”他又补充了一句。

家里的口粮快要吃光了,他不得不下楼买菜。早上西红柿一块六毛钱一斤,下午的时候已经涨到两块五毛钱一斤,但在他看来,小幅涨价也能接受。

李四信在超市逛了一圈发现,猪肉价格没有明显上涨,但一些市民仍在抢购方便面。因为网络中断,很多人在排队用现金或者POS机刷卡结账。

他告诉央视网记者,在这次暴雨中,小区除了电梯无法正常使用外,家里没有出现断电、断水、断气的情况,只是网络通信信号时有时无。

21日下午,郑州金水区雨过天晴。李四信给央视网记者发来一张照片,“一切归于日常”。也许,深藏于城市角落的积水和泥泞仍未退去,但这座城市正在来往的车辆和熟悉的嘈杂声中逐渐恢复运转。(文中图片来自/受访者)